网上问诊、无接触购药……我们的看病方式正被颠覆?

发稿时间:2020-09-30 13:37:03

迷晕哪里有得卖_【百度官方推荐】—【+扣扣:624167551】【全.国.货.到.付.款】【诚.信.第.一】【顺.丰.快.递】【诚.信.保.密】.百亿元级项目签约落地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

最强烈催欲药

澳纽省多部门未能妥善管理数据增加网络安全风险

  新华社长沙9月29日电 题:老年人能力评估师:我不是面试官,而是他们的“守护人”

  新华社记者张格、黄康懿

  “您叫什么名字呀?您今年多大年纪啦?您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呢……”在湖南省长沙市康乃馨老年呵护中心的评估室里,王帝权正在和80岁的雷爷爷聊天。王帝权一边提问,一边在一叠表格上打分,乍一看,像是进行着一场面试。

  问完了问题,王帝权又带雷爷爷到生活自理能力评估区继续“考试”:“您能自己取下这个花洒洗澡吗?”雷爷爷独立取下花洒并顺利放了回去,“呀,您真棒!”王帝权竖起大拇指,又在表格上打分。

  通常,给老年人完成一场这样的评估,需要至少半个小时。在王帝权工作的这家养老机构里,有30多名具备评估资格的工作人员,他们通过观察与提问,对600多位常住老人进行能力评估。

  “养老评估工作其实一直都存在于对老人的日常护理工作中。”王帝权说。但现在,他有了个“官宣”的新身份——老年人能力评估师。

  今年7月,老年人能力评估师成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向社会发布的9大新职业之一。

  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民政部培训中心)老年福祉学院院长屠其雷表示,老年人能力评估师是为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生活活动能力、认知能力、精神状态等健康状况测量与评估的人员,目前全国各地的老年人能力评估师大致分为专职和兼职两种。

  之所以要对老年人进行能力评估,屠其雷解释道:“能力评估的结果会决定老人在养老机构享受的护理等级,从而让他们获得相应的养老护理服务。”

  回想起得知自己的工作成为国家认可的新职业时,王帝权乐呵呵地说:“别提我有多高兴了!”

  今年36岁的王帝权,已经工作10多年了,但从事养老工作,才刚刚3年。“我大学学的是会计学,毕业之后,不管是在外地打拼,还是回老家湖南发展,我的工作一直专业对口。”

  2014年,王帝权入职现在这家养老机构,依然从事财务工作。“在这里我有了很多与老年人相处和沟通的机会,于是萌生了一个念头,想转行给这些老人做点事情。”

  2016年,王帝权考取了养老护理员证、社工证。2017年,他递交了转岗申请,结束老本行,开始照顾老年人。

  “他们有的安静,有的热闹,有的要吃辣,有的爱喝汤……”开始与老人朝夕相处的王帝权渐渐感到,只有了解每个老人,才能照顾好每个老人,“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

  问题来了,怎么了解每位老人?“第一步,就是对老年人进行综合评估。”王帝权说。2019年,王帝权参加了由国家老年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湘雅)、中华医学会老年医学分会组织的“老年综合评估(师资)培训”,并通过考核,成为一名老年人能力评估师。

  “我们用一整套评估体系,对老人的各个方面进行能力评估。”王帝权说,根据评估结果,护理人员再为每个老人制定相应的评估计划和护理方案。

  “这样一来,评估工作就得以从日常护理工作中独立出来,从而具备更加全面、系统的工作职责。”王帝权说,他所在的养老机构,在每位老人首次入院、入院第7天、入院半年、入院1年以及发生意外状况时,都需要对其进行能力评估。

  每多一次评估,王帝权对老人的状况越熟悉,老人对他也越亲近。

  “一开始素不相识,有的老人甚至不愿和你说话。”王帝权说,他也遇到过老人不配合的情况,但他知道:“和老人相处、对他们进行评估,是需要耐心的,不能一蹴而就。”

  3年来,王帝权经历各种第一次:做护理员时,第一次给老人洗澡、第一次协助老人如厕;做老年人能力评估师后,第一次拿着厚厚的评估量表,和陌生的老人对话,第一次成功打开他们的心房……

  “一位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爷爷,已经认不得很多人了,但他每次见到我,还总会叫我一声‘小王’。”王帝权自己很开心,觉得这几年没有白折腾。

  随着老年人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王帝权觉得,老年人能力评估师的职责,更多地落在了对老人心理需求的满足上。

  “我愿意成为老人故事的聆听者、随时的陪伴者和晚年生活的守护者。”王帝权说。

【编辑:黄钰涵】
来源:大江大河网络版  责编:热播